HUROM惠人榨汁机全国售后维修服务中心官网

加拿大5年级小朋友花整个学期学的坑爹内容,你绝对想不到!

1
发表时间:2021-12-26 10:23作者:惠人榨汁机售后维修

「来源: |说说咱家娃 ID:mykidsstory」

橙子画外音:自打9月开学以来,毛头和他爸爸每天都持续不断地用英语高谈阔论很久,由于他们用到的词我居然都很陌生,导致我几乎听不懂……最后我终于忍无可忍,想要强制他们用中文,结果人家说了,他们在讨论加拿大大选的话题,都是专有名词用中文不好聊,我也只好含恨退下。

不过既然我们家爸爸这么厉害,可以和孩子讨论这么有深度的主题,何不写出来,分享一下你和孩子的交流成果呢?毕竟某橙我听不懂参与不进去,想写也无能为力是不是?

于是在我温柔而坚定滴“督促”之下,断更很久的榨汁机先生终于产出了这篇文章:

故事发生在今年九月开学季,可以把神兽们扔回学校,是带娃的老父亲老母亲整个夏天都在期待的事情。榨汁机每天早上开车把娃送去学校的时候,总是莫名的觉得九月的天空比往常更蓝,马路两边的风景比平时更美。更奇怪的是,我发现路两边的买卖房子的广告牌也一天比一天多了起来,看来疫情好转之后,温哥华地区的房地产市场又繁荣起来了啊。

尤其的一个叫Marc Dalton的地产开发商的蓝色的牌子,几乎遍布了我们住的那个小镇。榨汁机心想,这个Marc Dalton好大的手笔呀,整个镇子的房地产都被他垄断了吧。

直到有一天早上,毛头小朋友突然指着街边的牌子对我说,我们小镇的众议员(差不多就是人大代表的意思)Marc Dalton今年又要参选了。纳尼?榨汁机定睛一看,果然,Marc Dalton的牌子左上角明晃晃的用红字写着Re-Elect(请再次选举)的字样。榨汁机心里却暗自庆幸,还好没让这个臭小子发现我把竞选广告牌当成了房地产买卖牌,要不,我这当爹的丢人可丢大发了。脑子里不禁出现了这样一个画面,毛头举着一个大牌子,上面写着:天天训人脾气大,没有文化眼又瞎,横批:此爹何用? 不由得吓出一身冷汗。

我问毛头:你又从哪里知道的大选的事情呢?

毛头很自然地说:我们最近每天都在学习关于大选的事情啊。而且,我们这学期的课程都和加拿大政府,议会和法院什么的有关,因为这个月大选,所以我们这个月就重点学习一下关于大选的知识。

榨汁机很不以为然,心想这课程是不是有点起高调,政治这种大人都觉得复杂的事情,10岁的小屁孩能学明白吗?

随着加拿大选举日的临近,越来越多关于大选的相关新闻,铺天盖地的砸向了加拿大的每一个人。虽然榨汁机作为中国公民也没啥资格关注加拿大政治,还是架不住这样的信息轰炸,于是乎,还是对这次加拿大的大选有了一些基本的了解。

事情是这样的:现在加拿大总理(Justin Trudeau,因为Trudeau读起来并不像官方译名“特鲁多”而更像“土豆”,所以中文外号“小土豆”)所领导的自由党是少数党,不能完全控制议会,所以小土豆提出的法案总是会被其他几个政党联合起来抵制掣肘,弄得小土豆很是不爽。于是在今年八月份的时候,【惠人榨汁机售后维修】小土豆自认为他领导下的加拿大政府把疫情控制的不错,就生生弄出来一次大选,想要夺回多数席位,使他的自由党成为多数党,从而一统江湖。虽然肯定不会千秋万代,但至少可以让他的号令有分量些。

9月9号,是大选前的各党候选人的英文辩论(之前还有一场法语的)。毛头放学回家,很兴奋的跑来告诉我他要看辩论,因为他们今天的家庭作业就是写看辩论的观后感。

橙子本来也想陪着看的,结果听了不一会儿就大脑罢工昏昏欲睡,据说这是她在学生时【HUROM榨汁机售后服务】代因为苦练听力坐下的毛病。没办法,最后只能由榨汁机陪着毛头一起看了。

因为孩子们晚上还要按时睡觉,所以我们只看了辩论的前半部分,讨论到了三个辩题:国际领导力,全球变暖,原住民的和解问题

看完之后我问毛头:怎么样,看懂了吗?你觉得谁赢了?

毛头说:这几个人的表现都不怎么样!

接着毛头噼里啪啦的抱怨了一大堆,我帮他总结一下,大意是:

【HUROM售后服务中心】

自由党的小土豆,回答不出大家的提问---“为什么要在经纪不景气的疫情期间,还要浪费上六亿加元来重新大选?”

保守党的O'Toole,也回答不出---“你自己党的人都不断的反对你,你连一个党都领导不好,你怎么领导这个国家?”

魁北克党的Blanchet,只顾着给他代表的魁北克人民争取利益,不配当整个加拿大的领导者。

新民主党的Singh,连自己昨天在法语辩论的时候说的话都不敢重复说一遍,你让大家怎么相信他这种两面派?

绿党的Paul,只想着要保护环境,完全不考虑谁来给她那些环保政策买单。

好家伙,这五个精英中的精英,你是一个也没看上啊!

最后毛头总结说:我本以为加拿大人应该都很nice,大选辩论应该是几个成年人一起讨论国家大事,就好像才艺表演,看看谁最可爱,谁的办法更好。没想到,这个辩论其实更像是几个小孩在泥地里面摔跤,只是不断地互相泼对方脏水,最后谁也不显得好看一点。真没意思!

好吧,虽然我不能完全同意毛头说的这些话,但是难得的是他居然把这种大人讨论的严肃议题看进去了,还能有很多自己的观点,可能有些偏颇,但至少作业是不缺素材了。

没过几天,毛头放学回家后,突然向我要一个他的证件,说是老师要,还说他要参加我们城市的选举投票。

榨汁机一边找了他的图书馆卡递给他,一边想,你个小屁孩还没成年,投的哪门子票啊。

没想到,毛头还真的要参加一个虚拟选举。这个选举是面对我们城市所有在校学生的,由学生们选出他们心中的议员。虽然选民是假的,可是候选人可是真的。可能大家想看看这些未来的选民和现在的选民的意愿是否一致吧。

真到要投虚拟选票的时候,毛头也拿不定主意,于是就跑来问我。

我临阵抱佛脚地研究了一阵之后,也只能大概解释了一下:我们城市主要有两个党,自由党(liberal party)和保守党(conservative party)。自由党的政策是政府多干预,要多收税然后给穷人多发福利,多照顾弱势群体;保守党的政策是政府少干预,要少收税,让商人和企业有更多的利润,这样经济好了,就业岗位多了,穷人也自然有钱了。

具体哪个更好,我也不太清楚,还得你自己研究之后做出你自己的选择。

毛头上网把俩party的政策都仔细研究了一下,最后坚定的选择了自由党。

第二天从学校回来后,毛头兴奋的告诉我,他们班上所有的小朋友都选了自由党!而且最后这个虚拟投票的结果是,自由党大获全胜

但是,我们这个城市可是保守党的地盘啊,可能因为我们这个地方住的都是有家有孩子的人,拖家带口的挣点钱不容易,多一分税就多一份经济负担不是!

不过年轻人嘛,总是要理想要热血要当圣母撒播大爱的,说明他们都是心地正直而善良的好小孩,而这个世界的复杂性,等他们慢慢长大再慢慢明白也不迟。

接下来的课程活动有点儿绝,居然是和市长的见面会。当毛头和我说他们班的小朋友要和市长见面聊天的时候,榨汁机感到有点儿不可置信:见市长这么容易的嘛?小孩子见市长要说啥?场面不会很尴尬吗?

就是这个慈祥和蔼的市长老爷爷。

虽然由于疫情原因,只能开视频见面会,毛头还是很兴奋。那天放学接毛头回家的时候,他滔滔不绝地说了很多,说市长老爷爷很nice,很耐心的和大家解释他的工作,小朋友们也都非常踊跃地提问。当我问毛头有没有向市长提问题的时候,毛头很失望的告诉我,由于别的小朋友们的问题太多,而且市长很nice,每个问题都花很长时间解释的很详细,导致最后根本没有轮到毛头提问就结束了。

听起来当时场面不但没有尴尬,气氛还非常热烈的样子嘛!毛头这也算见过世面了吧,毕竟榨汁机长这么大也没被一个市长接见过啊。

关于政府运作的学习主题并不只是看看热闹,人家还有正规的相关作业,而且内容还不老少,下面这几个是比较有代表性的。

比如,要知道加拿大三级政府的组成,领导的名字,议员的名字,办公地点。

比如列举出三级政府的职责,居然要列出10个!

更离谱的是还有论述题,看着就让人眼晕啊!

这怎么能指望十岁小朋友自己回答得好呢?还不是得回家坑爹?

于是接下来的一个月,毛头每天回家就和我讨论关于加拿大政府的知识问题是虽然老爸比你岁数大,但是咱们俩是一起来的加拿大,我也是新手啊!为了不太丢脸,榨汁机在闲暇时间赶紧到网上补课,现学现卖,老父亲太难了有没有!

政府弄完了,接下来还有加拿大的法院系统,RCMP加拿大皇家骑警什么的。看来这学期是没有消停日子好过了。

辅导这些玩意比辅导数学竞赛难多了啊!

进入十月,毛头更是迎来了一个大的项目作业,做一个5年级首相(Prime Minster)竞选演说。每个星期要改一稿,直到学期结束,每个同学会用最终成稿做实战演说。

儿砸,这回真的靠你自己了,这东西你爸爸也不会写啊!

不过毛头小朋友还是挺会忽悠的,没用帮忙就写成了他的第一稿。

上面的批注和修改是毛头班主任老师做的。

刚看到毛头小朋友在第一段阐述“家庭作业令人讨厌,应该取消家庭作业”的主张时,我已经快要气晕了,可转念一想,理论上他的选民都是和他一样的小学生,这种竞选口号貌似也没啥毛病,很可能获得很多支持也说不定。

小学生的世界真是魔幻!幸亏这只是虚拟竞选。

不过看着毛头小朋友一本正经地准备,一副雄心壮志想要赢得竞选的样子,我不得不承认,这种学习方式还确实挺锻炼孩子能力的。不过毛头接下来每周都会把他的演讲稿的进展情况和我讨论,最后还要跟我做演讲练习,我需要给他做口头书面的各种反馈,以帮助他完成最佳效果的演讲……发现还有这么多无穷无尽的辅助工作,我就真的有点欣慰不起来,甚至有点瑟瑟发抖。

素质教育好是好,就是太费爹了!

举报/反馈


分享到:
 联系电话:400-861-8820        联系地址:天目山路112号